天气预报: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正文浏览正文浏览
“法轮功”荒废了我的青春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9-14

    我叫方金明,今年39岁,家住浙江省慈溪市龙山镇方家河头村。二十年前,我在学校读书时认识一位高一届的陈某同学,他对我很照顾,因为他练“法轮功”,在他的蛊惑和劝说下,我也开始练习了“法轮功”,让我从此流浪了十年,荒废了大好青春,现在回头想想,真是追悔莫及。

1998年9月,我在慈溪市职业高中读书,有一天吃过晚饭到学校操场散布,看见几位同学在练习“法轮功”,高一届的宁海同学陈某看见我,就互相打招呼搭话,他滔滔不绝地介绍“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不用看病吃药,还能一人“练功”、全家受益,听了陈某的一席话,我将信将疑觉得有这样的神奇功法吗?“练功”还能治病?由于最近我检查诊断患有胃炎,每天要吃药化钱,这种功法既能治病,又省了吃药的钱,我就抱着试一试看的心态,于是就在陈某那里买来《转法轮》的书和光盘。

每天放学后,我就参加他们的练习点集体“练功”,练了一段时间,自我感觉胃部病痛减轻,认为是“练功”得到的好处,于是就更加努力“练功”,每天早晚按时到练习点练五套功法。同时,一起练功的“功友”还劝我要学法,只“练功”不学法是上不了层次,是圆满不了的,最终的目的是达不到的,听了“功友”的劝说觉得有道理,我不但要“练功”祛病、还要学法圆满,成仙成佛。于是每天都在学校里反复看《转法轮》书,空余时间还戴着耳机听李洪志讲法,练功学法就更加精进了。班里的同学发现我迷上“法轮功”后,人都变了样,老师布置的作业也不做了,同学们劝我不要练,不要被李洪志骗了,我大怒破口大骂:你这个魔、胆敢骂我师傅,会遭报应的。一巴掌打在同学的脸上,平时也不跟他们来往。于是生活没有规律,学习成绩从原来班上优秀直线下降,有时候最后一名。

1999年7月,国家取缔“法轮功”的一年,也是我职高毕业的那一年,校领导和家人朋友劝我不要再练,我口头上答应不练功,但偷偷在家里继续练功,半夜学法,经常与“功友”地下聚会交流心得,仍然我行我素,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平时不与社会上的人打招呼,认为其他人都是凡夫俗子,哼着歌,仰起头走路。2001年,经人介绍我到宁波北仑某地打工谋生,白天干活,夜晚练功学法,父母苦口婆心地劝导,我却不理不睬一心一意修炼上层次,追求白日飞升、圆满。

2005年的秋天,父母来看我,进门发现我在打坐,嘴里反复念“法轮大法好”,由于我小便不通,肚子发胀,不能行走,脸色发黄。我还是强词夺理,说什么:“有病是自己前世的压力重,一定要练功消业,吃药打针会重新压回去,不能真正的消除……”连讲话的力气也没有。父母把我送到市人民医院,经医生诊断为肝腹水,并从我肚子里抽出10斤积水,医生建议我马上住院治疗,不然就有生命危险,这是我长期不吃药不看病,延误治疗时间所造成的。回家后的第二天我就偷偷地跑到上海去了,白天在大街上晃荡,晚上在水果市场捡些烂熟的水果吃,这样的日子达二年之久,我实在难以坚持下去。回到家,父母见我回来既高兴又悲伤,高兴的是出走二年无音无踪能回家,相信我会改变现状好好做人,悲伤的是见我长头发黑皮肤,衣着破烂根本不象个人的模样。我自己对着镜子从头到脚仔细地看了一下,确实不像个人象个流浪的疯子。父母把我关在家中寸步不离,让我断绝外界关系,可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还是忘不掉“法轮大法好”的念头。

2008年6月,我背着父母偷偷地跑到绍兴,白天在大街小巷东遛西逛,寻找同命“伙伴”,晚上在水果市场捡些烂水果吃,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实在混不下去,周边的人看我衣着破烂象个疯子,我心里慢慢的清楚不是“练功”消业治病,而是“练功”要命,认识到“法轮功”真害人!

2010年冬天 ,我回到自己可爱的家乡,在社会反邪教志愿者的热情帮助下,在家人亲情的温暖照顾下,在末日谣言不攻自破的事实面前,我逐渐醒悟,跟随父母在合法活动场所过上正常的宗教生活。(作者:方金明口述 周云毛整理   来源:薄荷茶社)

 
上一篇:“观音法门”头目释清海的巨额财富来源不明
下一篇:“全能神”残害学生不容小觑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盐城市反邪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