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 反邪教小说《黄金水母》连载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正文浏览正文浏览
关于“灵修”不得不说的真实内幕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3-12

    抛开类似佛法这样的正法修行不说,其他大多数流行的所谓的“灵修”其实不过是世界上最阴暗肮脏而又被“灵修者”的疯狂追捧的危险活动。

下面这本书深刻剖析揭露全世界范围“灵修”界的种种不合适甚至扭曲黑暗的现象。对于那些疯狂热衷于“灵修”的人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教育资料。

关于“灵修”不得不说的内幕(节选)

作者:杰克•康菲尔德

翻译:周和君

在美国,这本《狂喜之后》被誉为近三十年来描述内心实修转化最具说服力、最真实无欺的经典之作。在本书的第十章,作者揭露了修行团体或道场中大师们对弟子滥用权威、性剥削等失德的行为。

拉达•斯洛斯的近著《阴影下的生活》(Life in the shadow),对于幼年时期跟父亲克里希那穆提生活的情形有详细着墨。她在书中叙述这位精神领袖才华洋溢,吸引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并为人们带来心灵改革的勇气和觉醒。她提到多年来克氏对她一直犹如慈爱的第二位父亲。

她述说后来她得知克氏竟然与她母亲维持了二十年之久的婚外情。当时她父亲还是克氏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和极亲密的友人,她因此内心震惊莫名。日后她更发现克氏才是她的亲生父亲。除了这段不可告人的风流韵事之外,克氏对于其他女人也有強烈的需索,她们为他秘密堕胎,而他则口是心非,玩弄两面手法,生活日益奢华,并且性格高傲又刚直,这导致他日后跟自己的部下长期对簿公堂。

但当私生女拉达质问他在这些事情上扮演的角色时,克氏则愤怒地驳斥:“我是没有自我的!”

佛陀在经典中教导每位修行者,要诚实分辨睿智和健康、愚蠢及不健全的差异,不要完全依从任何典籍、教诲或权威人物。

灵修团体中最常见的危险在于权力的滥用。

团体中老师的意见被奉为圣旨,学生必须无条件服从他的每句话,胆敢质疑的人会受到排挤,老师的权威地位无法动摇,师生间毫无互动可言。

原本师生间那份纯粹且无条件的爱,也变质为某种奖励学生服从的手段,任凭老师的喜憎来决定关爱的程度。这样充满分别心的作为势将引发学生争宠夺位和钩心斗角的堕落局面。而学生又划分为受宠和失宠受罚的两个群体。他们在团体中搞起小圈子,互相诋毁,散播各种谣言耳语,暗中进行权力斗争。而滥用权力最令人痛苦的后遗症就是偶像崇拜、偏执狂,还有其他恐怖的后果。

第二个容易滋生的问题是账目不清。人们进入灵修生活后,心中对上师充满感恩,而当某个团体的运作兴旺起来,大众的捐献往往会如潮水般涌入:这些金钱可能是为了奉献上帝,建寺庙、教堂,或护持灵性导师从事神圣工作。由于绝大部分宗教都强调人们应过简朴生活,因此这些老师大都不知道如何处理金钱问题。最糟糕的情况是,滥用金钱可能会使某些权高位重的人拥有秘密账户,私底下过着不为人知的奢华生活,一方面无耻挥霍同修的捐献,一方面还要求其他团体成员过着严谨清贫的生活或是投入义务工作。

第三种常见的伤害是以宗教之名进行性侵害。现在人们滥用性能量已成为普遍现象,身为老师若是对这类问题没有警觉,就极易成为灵修团体的问题。

第四个常见的问题是酗酒和滥用毒品。

大部分老师的角色遭到扭曲,肇因其实都不是老师本身故意欺瞒。这些老师身边围绕着崇拜其完美人格的弟子,于是在自我陶酔的熏染下,连老师都跟着相信那些报章杂志上关于自己的夸大报道,自视为大师。老师和学生双方原本用意良善,却集体助长了这种崇拜权威的歪风。这种对大师不切实际的期盼,使老师极易得意忘形而跟现实脱节。

我曾听说某古老教派大师的秘闻,他告诉遍布世界各地的已婚妇女信徒,其实她们全都是他的秘密情人,还替她们抹膏和剃体毛净身,以等待他的临幸和“更高层次的教诲”。有人告诉我,有位闻名于世的犹太教拉比,他把敬拜赞美的圣歌内容,跟可悲的酗酒行为混为一谈,还尽其所能地跟每个年轻女人调情。

又如天主教神甫的恋童癖受到集体官僚式的掩盖。我认识的一位缅甸籍佛教老师,在长期凌虐年轻比丘并进行性侵害的丑闻暴露后,引起众怒而惨遭痛殴。

从十字军东征到伊斯兰教的圣战一我们放眼西方宗教史,代代都有宗教团体滥权的事迹。那么,我们可能会认为东方的宗教团体和禅修传统能免于这种腐败人性的污染。

许多世纪以前,日本禅学老师们就以佛教之名鼓励修行人加入屠杀非日本人的行列,并视之为“慈悲和有益的战争”。战争中的杀人行为也被视为开悟的表现,许多大寺庙还供应兵源和购买武器的金钱,并且为军事募款。翻开西藏宗教史也看得到血腥惨痛的一页,在不同宗派、僧侣团体和寺院之间往往发生惨烈的战争。《在我敌人面前》这本书的作者锡彭•苏古巴,就描述了当地寺院数十年来的权力斗争史和对峙的局面。

许多有名的宗教组织拥有庞大的资产、艺术珍品、国际知名度以及道徳的影响力。而其使命就是要在这些优渥条件下谨守本分,不为自己光鲜亮丽的表象所惑。

尊贵的卡鲁仁波切是来自西藏的一位睿智的、受敬重的年老LaMa,他的故事可为世人的警钟。他的学问渊博,在许多方面都称得上是极优秀的老师,但他虔诚的年轻女弟子兼翻译琼•坎贝尔(June Campbell)却因为跟他发生性关系,而长期陷于痛苦难堪的处境。在她所著《星际漫游者》(Traveler in Space)一书中,她详述自己二十年来面对困惑和痛苦煎熬的挣扎历程,还有她在这期间目睹藏传佛教系统女性遭遇的普遍不公平对待和侮辱的情况。

我和几位曾与自己的LaMa上师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谈过话。其中有些人喜欢这样,觉得自己很特别,有些则觉得被利用,因此中断了灵修的精进与成长。有人说她们是在照顾LaMa。但她们没有人认为这行为与教诲有关,这和佛教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性关系只符合LaMa的利益,对她们毫无益处。

有个进入聚会所修习瑜伽的女人经历了流产的惨痛事件后,带着破碎的心询问上师,聚会所在暑热期间严格执行的养生摄食法(断食),是否是造成她不幸流产的原因。那位老师听见她这番询问,恼怒之余,竟当着数百名学生命令她起立,并且公开宣称:“她跟丈夫享受性爱的欢愉,却把流产这件事怪罪到瑜伽头上。或许她本来就不适合当母亲呀。”多年来她深信不疑的信仰,就在顷刻之间轰然崩溃。她因此离开聚会所。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释放悲伤和愤怒,还有内在深刻的反省,她终于明白其实人生中最大的背叛,是把生命的自主权交给了別人。

瑜伽士阿姆里特•德赛(Amrit Desai)的克里帕鲁瑜伽中心于1994年关闭时,激起了他的弟子间强大的背叛感。弟子们公开揭露二十多年来老师一直秘密恋情不断,而且滥用金钱和权力。经过几个月痛苦的咨商会议,大家终于决议要老师离开中心,学生则继续留下来止痛疗伤,面对自己的混乱和失望。从那时起,这个团体慢慢复苏和自我重建。

印度有句俗谚:九十高龄的圣人也未必可靠。只要活在世间,我们就得面对人性的软弱。伟大的禅宗大师慧能提醒我们人心的变化有多迅速。

神不可怕,鬼不可怕,人最可怕。

骗的过别人,骗不过自己,骗的过自己,骗不过老天。

以心理咨询、精神治疗的名义大肆敛财。科学教派教主哈伯德是科幻小说家,他写了一本叫《戴尼提》的书,鼓吹其通灵术是一门最先进的心灵科学,能完全治愈所有的非器质性精神疾病和所有器质性身心疾病。科学教派教堂布置得象书店一样,传教主要以开讲座、办学习班的形式进行。科学教派设立了名目繁多的收费,听一堂‘清除课“(入教入门课)需付费3800多美元,而要达到最高的等级则要付14000多美元,普通人接受“通往开悟之桥”的八步训练,收费高达20万—40万美元。拉杰尼希静修会则开出了以拉杰尼希神力治疗的精神病诊所,就诊者十分踊跃,由此获得了相当可观的诊费收入。太阳圣殿教教主茹雷是受过良好医学教育的医生,他曾开过心理咨询诊所,创立了目标型的医疗俱乐部。茹雷先用一些浅显易懂的心理疗法使人们对他产生信任感,慢慢诱导他们与其接近,然后再使他们越陷越深,直到相信只要教主的训示才是真理。

要求信徒捐献财产,无偿拥有信徒劳动,骗取社会募捐是以上所有邪教共有的敛财手段。如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教规规定:教徒必须将全部财物献给教主;美国大卫教信徒须将薪金、存款全部交由教主处理,而且信徒只能过清苦的生活;拉杰尼希(奥修)静修会让捐出巨款的富有信徒担任部门负责人,而钱财不多的信徒则每天从事12个小时无偿而艰巨的劳动,吃的只是素食和蛋类;太阳圣殿教开办“新生命学校”,鼓吹放弃物质享受和私有财产,以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该教派不随便吸收信徒,只选择有社会地位、富有的社会上层人士,教主要求信徒缴纳巨额的会费,以表忠心。

1973年成立,雷尔运动创始人克洛德•沃利翁是私生子 ,却自称是外星人通过其母制造(克隆)出来的,外星人委他为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使者”——即“雷尔”。雷尔运动以性爱和永生来诱惑其信众。

参加雷尔组织的人必须将自己收入的10%交纳上来,做为建立外星人馆的费用。 雷尔运动组织宣称,地球生命是由外星生物创造的,这些外星生物于2.5万年前乘坐飞船来到地球。而人类只有通过克隆才能繁衍。

骗子依靠骗术聚敛钱财,历来就有,其中邪教头目就是其中之一。说邪教头目自己承认是骗子,打死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我们唯有用证据说话,看看他们敛财的“铁证”。

李洪志传播FL功初期,一方面标榜自己“免费传功,绝不收钱”,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方式聚敛钱财。1992年6月21日,李洪志在北京建材礼堂做“带功报告”,报告结束后,他为一对中年夫妇“发功治病”,并当场收取患者金钱。

一叠收款收据,坐实全能神敛财的“铁证”。

这些票据可以分三类,一类是直接向信徒索要“奉献款”的凭据,针对信徒个人,数额虽然不大,但涉及的人数不少,是“奉献款”的直接来源;另一类是收款信徒的统计,即收了那些人、每个人缴了多少“奉献款”的花名册,是当事人管理“奉献款”的方式;第三类是上缴“奉献款”的凭证,即把所收的钱财上缴给全能神高层,是“奉献款”的去向。

全能神敛财数额究竟有多骇人?广东信徒谭秀霞撰文《我收取全能神奉献金3000万》披露了真相,她从2005年2月到2009年3月期间辗转多地收取“奉献金”,收取总额达到了3000万人民币以上。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如果一人缴1000元,就有30000人上当受骗;如果一个人缴纳10000元,就有3000个家庭上当受骗。

咱们不妨静下心来想一想,一个骨干在短短几年时间就为全能神聚敛钱财高达3000万,全国这么多全能神骨干,他们每年为全能神聚敛了多少钱财?想着就让人心惊。

一人公开交待,坐实门徒会敛财的“铁证”。

门徒会虽然面向农村发展,但他们敛财的手段一点都不比FL功、全能神差。据新华网《邪教“门徒会”驱鬼治病致人死亡 非法敛财数千万》消息,门徒会通过“亏补赚缴”的方式,2011年至2014年期间,仅湖北省十堰市郧西一个县,敛财数额高达4000多万元。

一个实体餐厅,坐实华藏宗门敛财的“铁证”。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5年10月30日,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在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因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诈骗罪、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数罪并罚,被处无期徒刑。与此同时,吴泽衡敛财的种种铁证在网络传播,其中之一是他经营的“弘熙御膳馆”。

吴泽衡开办“御膳馆”,主打产品是“乌鸡膳”“健脑膳”等“食品”。为了故作神秘,他加入了国家明令禁止的川乌、附子、细辛等中药材,对人的健康十分有害。更让人大呼上当的是,他推出的“健脑膳”,实际是一杯普通的糖水,但要价高达2000元。

一杯糖水,售价高达2000元人民币,已经让人感觉到可怕。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吴泽衡敛财,一次“培训”收费高达1万元人民币,一个网上“治病”收费高达10万,一幅普通字画向信徒销售高达30至50万元等等。

网络邪教的兴起,一般是通过教徒供奉、赞赏或参加培训班缴纳学费,出售各种能量法器。其中比较典型是,通过长时间冥想洗脑进行精神控制,以自愿的名义让教徒奉献,有的人把房子卖了公司卖了把钱供奉教主,有人一次供奉15万元,有的老年妇女身患几种疾病坚持每个月把一半工资供奉教主,各类邪教教主一年收入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一边呼唤信徒觉醒,要放下钱财,一边雁过拔毛,爱财如命,既分裂又可笑。各类灵修班一次课几万几十万,看不到灵性,只见到爱钱如命,不择手段,卑鄙无耻。就连标榜公益的柯博拉光与爱系统,也是要卖珠子埋珠子,台湾的黄金时代团队一颗15000台币,近4000元。大陆的组织一看这生意不错,就是玻璃球子,低价倾销400一颗,算是恶性竞争抢了人家生意。这些都来自德国的一个末日邪教,那算母邪教,台湾和大陆的都是子邪教和孙子邪教,都是原来的邪教徒一看这买卖不错,出来自立门户。像郑辉之类的各路奇葩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来源:思维科学会

 
上一篇:李洪志面前也有“不可抗拒的因素”?(图)
下一篇:警惕邪教的“幌子”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盐城市反邪教协会